墨画不是画

[瑞嘉]無人生還 2


       私設注意,ooc注意(貌似十分ooc)

      「……………金?」在路口的那個人似乎聽見了,緩慢的轉過了身。

        那是一個,彷彿仍然活著的,完好無損的「人」。但是嘉德羅斯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,彷彿會發生什麼災難一樣「格瑞.....別...」他正準備讓格瑞不要過去,但格瑞搶先一步,放開嘉德羅斯的手就衝了過去。混蛋!嘉德羅斯心裡一緊,跟著格瑞一起跑了過去。

       越是靠近,嘉德羅斯就越是感覺到那個「人」的不協調,我彷彿只是一具空洞的軀殼,而毫無一絲生氣。面對向自己跑來的兩人,被稱為「金」的那個人歪了歪頭,慢慢的,一字一頓的說道「…格…瑞…?」
他一邊說著,一邊抬起了手,似乎要拉住格瑞,但似乎又不是。隨後,從金的背後延伸出了無數的黑色箭頭,他金色的頭髮也從根部開始變為灰色。嘉德羅斯狠狠抓住了格瑞「你等一下!我覺得不對勁!」格瑞還準備往前衝,嘉德羅斯一急,抬起手打了格瑞一巴掌「你好好看看!那可能根本就不是你認識的人!他可能已經被感染了!」格瑞正準備反駁,金的攻擊就已經到了。[噹————]嘉德羅斯被這大力的一擊推的後退了幾步,順勢將神通棍握緊,擺出了戰鬥的姿勢。

        格瑞這時終於回過神來,看見了那個他既熟悉又陌生的人。他那金色的頭髮已全然變為灰色,身後的黑色箭頭像蛇一樣搖動著,猩紅色的眼睛直直的盯著這邊,彷彿下一秒就要撲過來將兩人撕碎。格瑞包著最後一點希望開口叫到「金,醒醒,我是格瑞啊!」金停頓了幾秒鐘,隨後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衝了過來,發動了攻擊。嘉德羅斯衝上前,用大羅神通棍盡數擋下,但衝擊力使他踉蹌了一下,險些倒地。格瑞終於召喚出了烈斬緊握在手中,卻不知如何下手,只能盡力擋下攻擊,但卻一直沒有反擊。

        他下不去手,那可是他的髮小,自幼便待在一起,是除了父母以外最親密的人了。即使變成了現在這樣,他還是不能下手。就這麼一分神的功夫,黑色的箭頭從格擋的空隙間狠狠刺向了格瑞。格瑞放棄了抵抗,閉上眼等待著致命的一擊。

      「铛-----」金属撞击的声响。

      格瑞错愕的睁开眼,正好看到一根黑黄相间的棍子挡在了他与箭头之间,是嘉德罗斯。
       「格瑞你是傻了吗,为什么不反击!」嘉德罗斯朝着他吼了一句,拉着他转身就跑。
       「你干什么?金还在……」说到一半格瑞便住了声。那不是他认识的金,也许……真的早就不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.
【我的天我在写什么,不过终于放假了哈哈哈】

评论(1)

热度(8)